如果您是四年級或五年級生,此篇文章會讓您想起過去,更感恩父母的辛勞。如果您是五年級以後出生的小孩,您會感受現在的物質生活遠勝於過去,但心靈上卻很空虛。請珍惜您現在所擁有的,更感恩對您有恩的家人、朋友、社會、國家。飲水思源,才能長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共勉之!關心您的朋友 
 
懷恩文學獎社會組三獎/做工人的小孩
沈政男/聯合報

※作者是醫生,爸爸是做工人,對話口吻描寫佳;
撿骨時沿著解剖學脈絡仔細撫摸父親全身,場面十分動人。─廖玉蕙
※子不嫌父醜,本文寫出了父親的生命形象。──陳義芝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父親的手  
 
 
小時候我們借住大舅家,一家四口睡在薄木板隔出的大通鋪,浴廁、廚房、家具說是共用,但寄人籬下凡事只能退一步、等空檔使用,日子可說過得瑟縮窘迫。父親沒念什麼書,做工維生,婚後沒地方住,大舅可憐母親這么妹歹命,挪出家裡一個角落給我們遮風避雨。父親長年理著平頭,黝黑矮壯,頸後堆積一圈圈贅皮,手指腳底覆蓋厚繭,經常得讓母親用刮鬍刀片削掉死皮;他總是穿著汗衫、灰藍短褲與白膠鞋,騎一輛引擎聲嘟嘟有如放屁的老式腳排機車;挨近他,永遠可以聞到一股酸腐的汗臭──「赤牛味」,母親都這麼形容。
 
或許就為了早日擁有自己的家園,父親真的像牛一樣日夜做粗活,連假日都不休息。
白天他去有錢人家的花園洋房裡,幫忙挖魚池堆假山種花種草,晚上則到貨運公司當捆工。早上他出門,我和弟弟還沒醒來,半夜進門我們又睡了,只有傍晚回來沖澡吃飯,再匆匆離去前的半個小時之間看得見父親的身影。半夜一、兩點,大家都睡了,此時父親下班回來,固定在樓下飯廳填飽肚子再睡覺。他拖動板凳,挪移碗盤,輕輕的碰撞聲在靜謐的夜裡顯得響亮,穿透通鋪單薄的木板隔間將我喚醒,我揉揉痠澀的雙眼,藉著門縫滲進的白光,知道母親與弟弟依舊熟睡,便一個人翻下床,走下樓坐在底層階梯,邊打呵欠邊看著父親吃消夜。
 
「睡不著啊?」父親含著滿口的飯菜轉頭問我,大概看我睡眼惺忪不像失眠,隨即補了一句:「肚子餓了?過來吃吧。」桌上的飯菜是晚餐剩下的,早已涼掉,炒空心菜枝葉泛黑,略帶苦澀,父親最愛的乾煎鯽魚只剩殘敗的屍首,隱約飄來一股冷腥味,我端了一大碗冷飯,用勺子撥開滷豬肉湯表層冷凝的白垢,舀起湯汁淋在飯上,然後學父親單腳蹺上凳面,操起筷子呼嚕嚕大口扒下肚。硬冷的飯粒通過食道有一股粗礪感,所有食物的滋味幾個小時前才留在口舌表面,然而我捨不得停下筷子,吃得好滿足。吃完打個飽嗝,跟著父親咧嘴歪頭,用小指甲剔出牙縫的肉屑,彈得老遠,父親看了不禁拍拍我的頭,笑了起來。父親的辛勞我了然於心,但不知何故,在人前我卻想藏起父親。

 
我從小功課頂尖,儀容端莊,同學們都以為我來自什麼書香世家,父母如非教授也是醫生,我也不透露真相,喜歡那份風光的感受。小學作文課寫「我的父親」,我會把父親的職業美化成「庭園設計」,還撒點小謊,說他閒暇時喜歡泡杯茶,翻翻那種印刷精美的裝潢書籍。其實父親連報紙都很少看,還有吃檳榔的習慣,滿嘴黑牙。老師要做例行家庭訪問的時候,我總推說父母很忙沒時間,怕被知道我住破房子,爸爸是做工的。

小四那年,有天我忘了帶便當上學,中午吃飯時間肚子餓得咕咕叫,巴望著誰會幫我送飯來,母親或者大舅都好。我在教室門口引頸等待,遠遠看到有人從校門口進來,那人穿著汗衫短褲,兩條短腿快速來回移動,模樣有些滑稽,他東彎西拐似乎不熟悉方位,腳踢到地上的坑洞,一個踉蹌差點跌倒。我再仔細一看,原來是父親。他趁著做工空檔送飯過來,我趕緊跑了出去,在教室外頭攔下他,也不等他喘口氣擦擦汗,就伸手奪下便當袋,要他趕快離去。
那天傍晚吃飯的時候,父親跟往常一樣低頭猛扒飯,趕著要上夜班,我當著他的面向母親抱怨:「媽,叫阿爸以後不要穿那樣去學校啦!」父親聽了也不生氣,只抬頭淡淡對我說了一句:「你以後到台北念書,我們最好都不要去看你了。」他那失望的神情,我一輩子都忘不了。幾天後大舅知道了這件事,狠狠訓了我一頓:「么壽死囝仔!你阿爸做苦工給你念書,你還嫌他丟臉!」

後來我考上了醫學院,真的要到台北念書了,父親卻已不在人世。那時父親已經買了自己的房子,搬離大舅家,但為了還房貸他依舊日夜工作,檳榔不離口,我高二那年,他得了口腔癌。開完刀出了手術房,看到他黝黑的面頰被剜掉一大塊,用死白的腿肉補上,周圍咬著突兀的黑線頭,我忍不住伸手撫摸自己的臉皮,一陣陣異物感讓我直打寒顫。
 
養病的那些時日,他總算可以跟我們慢慢吃晚餐,多聊聊了,但原本木訥的他卻愈發沉默,整個人的魂魄好像被吸入黑洞,不吭一聲。幾個月後他在家過世了,那天是周日,我正在麵店裡端盤子打工,沒趕上他斷氣那一刻,一回到家大舅要我跪爬進門,到他靈前叩謝養育之恩。我翻開白帳帷,看見破敗的面容與皺癟的軀體,想起他一生操勞,臨終還要這麼受苦,不禁潸然。醫學院畢業當住院醫師那幾年,白天看診晚上還要值班,身心緊繃壓力極大,好幾次我幾乎撐不下去了,但只要想到父親生前日夜勞動的辛苦,就覺得自己的疲累算不了什麼。

 
幫父親撿骨的事因為家裡沒錢一直擱著,等到我工作幾年有了積蓄才著手。掩埋十幾年,廉價的棺木又阻擋不了濕氣,父親的骨骸酥脆斷裂有如一根根枯枝,送進焚化爐之前排列地上,拼不成人形,熟讀解剖學的我忍不住跪了下來,用雙手撫摸他的全身,從長繭的腳後跟、挑沙扛貨練就的粗壯臂膀,一直到吃檳榔的肥大腮幫子,淚水隨之撲簌落下。

婚後,妻總笑我吃飯狼吞虎嚥,根本不像醫生,我神氣地跟她說:我父親是做工的,做工人的小孩吃飯就該這樣呢!....
創作者介紹

Sunny 的字言字語

Sunny葛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MAYJUNE
  • 雖然MAY當媽媽以後才懂得為人母的心情~
    我真的很感恩父母親辛勞的將我拉拔大!^^
  • 是啊~~年紀漸長愈是能感受父母的養育恩情~~人生的角色總是一直在學習,我們盡力去扮演每一個角色,作甚麼要像甚麼~~回頭想想,也有不少精采的經歷呢!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32 回覆

  • 波斯菊
  • 做子女的通常是經歷過生離死別,或是人生的挫折後,才懂的感恩父母的對家庭和責任的奉獻.
  • 這個我能感受,我爸爸過世時,突然覺得『子欲養而親不待』的真正意義。孝順真的是不能等啊~~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35 回覆

  • fanny
  • 很棒的文章
    雖然來不及感謝父親的恩德
    但之後當您走的路跟他一樣時
    你會了解他之前所承受過的苦
    無怨無悔~
  • 人跟人的感情很奇妙,天天相處總會忽略該有的『倫理』、東嫌西嫌的~等到有一天你愛的人不在了,才猛然發現自己來不即把愛說出口、表現出來~~親人是很深的緣分,我們都該好好珍惜~~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41 回覆

  • 狐狸媽
  • 雖然狐狸媽小時與父母之間有著很深的代購
   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 慢慢的為人母
    才體會父母當初的想法
    也時時警惕自己 做個好母親
    讓孩子能夠以母為榮
  • 有首歌:『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、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』~~其實每個媽媽表現愛小孩的方式都不盡相同,只是當小孩的不一定能理解、及時感覺到而已。但是我相信沒有一個媽媽是不愛自己的小孩,不管小孩年紀多大,還是一直掛心著~~女性真的是非常偉大且有韌性~~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48 回覆

  • ting
  • 等等....6年級前半段班一直到國3才解嚴
    所以是一樣的生活環境啦 =="
  • 現在的小孩跟以前的我們真的是天壤之別~~不知道是幸福還是不幸~~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49 回覆

  • murta
  • 常常聽媽媽說她們以前的生活真的很苦...
    感覺就像作者寫的差不多了~
    不過作者的成就定沒讓他父親失望啊!
    看到我都要哭了... >"<
  • 嘿啊~~我也常常聽爸媽說他們以前年輕時有多操勞,生活有多儉樸...聽起來好像是故事~~現在我偶爾會看大愛電視台的八點檔《慈濟師兄師姐的真實故事》也都有很多以前父執輩的辛苦經歷,也造就出抗壓性極好的300-50年代...我們算是卡卡的一代,餓也不會死、賺又不會發財,能平安渡過就阿彌陀佛啦!
    作者這個故事很平實卻十分感人,往往貧困人家才是真正團結的一家~~

    Sunny葛格 於 2011/05/29 00:59 回覆